讲座 迂回的城市——文学空间三人谈

关于讲座,讲者有话说

在我们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城市中的文学空间,而我们对城市文学、文学空间的定义仍然是充满歧义的。以城市为叙事背景的就是城市文学吗?还是小说中的人物以城中人为主体,哪些审美意象是专属于城市的符号?城市文学和地域文学有什么区别?这些问题将我们引向的是从理论与方法上对城市文学空间做一次新的定义。

▲南京西路以西地图,金宇澄为其小说《繁花》手绘的记忆地图

▲吴亮用摄影记录的上海街景

我们想讨论的是,第一,什么是空间?城市中的文学空间是否存在,它的机制是什么。第二,城市文学能否由空间来定义?空间总是与意义的生产相关联。为什么在城市中这种意义生产的过程显得格外重要,那是因为现代城市总是由错综复杂的历史所构成,总是充满暧昧的时刻,总是需要迂回进入,每一个感性的瞬间,每一种风景、景观和每一样式的人际关系,都带有无穷的史前史,城市在不断地扩张,时间的落差被不断扩张的空间关系所吸收,造成了城市看似巨大的稳定性,但这种稳定性随时可能被打破。今天,创造一种什么样的城市文学空间,相当于我们如何在一个亘古未有的时代里如何创造自身。

▲皋兰路房顶,金宇澄为其小说《繁花》手绘的插画


关于讲者

吴亮

吴亮,广东潮阳人,1980年正式开始文学评论写作,是中国八十年代新时期文学和先锋文学的重要批评家。1981年起,他在《上海文学》等文学刊物连载的“对话录”,即《一个面向自我的新艺术家与他友人的对话》被认为是那个时期最早介绍与讨论现代主义艺术、以对话方式论述艺术理论的系列作品;1985年,他将注意力转向城市及城市文化,发表具有前瞻性的《城市人:他的生态与心态》一文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专著《城市笔记》则是他在八十年代后半期的多种研究成果之一。被调至上海作家协会理论研究室后,从事专业文学写作,三十年来他出版的著作有《文学的选择》、《批评的发现》、《艺术家与友人的对话》以及《秋天的独白》等,2016年初完成的长篇小说《朝霞》。

 

金宇澄

金宇澄,祖籍吴江黎里,生于上海,1985年开始写作,代表作为《迷夜》《洗牌年代》《碗》《繁花》《火鸟》等。获2012“长篇小说排行榜”榜首、2013“图书势力榜”白金图书奖、2015“花地文学榜”散文金奖、首届央视“中国好书”、首届“鲁迅文化奖”、第2届“施耐庵文学奖”、第11届“华语文学小说家奖”、第9届“茅盾文学奖”等。现任《上海文学》执行主编。

 

张屏瑾

青年学者、批评家。出生于上海,现为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文艺理论、城市文化研究。出版有学术专著《摩登·革命——都市经验与先锋美学》。曾在《文艺理论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当代作家评论》、《文艺争鸣》、《上海文学》、《上海文化》等杂志发表学术论文,曾在《文汇报》、《东方早报》、《文汇读书周报》、《上海一周》等媒体开设文学与艺术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