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 以音乐的力量加速这场心电运动!

主办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第六季“1噸半”

做为一个半导体收音机,10月1日请再次将频段调至“1噸半”电台,收听来自PSA四周年特别活动“电场12小时:心电运动”的现场声音实况。这场狂欢派对当然少不了第六季“1噸半”实验音乐的助阵!左三圈,右三圈,一起来听音乐,做运动!

我们随机亦或是随缘抽取了人类声音生活的5个样本,富有戏剧性的跨界实验艺术家和诗人李增辉先生,或者我们可以因为他的“三头六臂”而戏称其为哪吒,当天他会发出怎样的声音?这还是个悬念;哈萨克人安尼沃尔的游吟弹唱,把空气直接渲染成西域亮色;《艺术世界》1噸半栏目主创人,实验音乐家照骏园将领军的上海五重奏空降“1噸半”现场,五人构筑的声音剧场将会是怎样的迷宫;严俊,一位流行音乐制作人将与我们分享他最私密的电音生活。这些声音,等着你用耳用心接收,用1噸半的力量加入我们的“心电运动”吧!

“1噸半”演出嘉宾

李增辉

1983年出生于山东青岛。是萨克斯及实验人声与多乐器即兴演奏者,DJ 混音手,独立演员,配乐者,也是怪诞诗歌与微型戏剧/行为艺术的践行者。被称为2008年实验音乐圈里最惊艳的新星和“中国土先锋”。并曾与颜峻、窦唯与不一定乐队、大忘杠、Justice Yeldham (Lucas Abela)、Sachiko M、豊住芳三郎、万能青年旅店、坂田明、Bo Ningen等国內外乐手合作,多次参加“水陆观音”、“Mini Midi音乐节”、“先锋音乐节”、“密集音乐会”等演出。核桃室、wooloo成员。2014年筹建"海草少年军"乐团。现为万晓利三人组成员。

上海五重奏

2011年,“上海五重奏”组建而成。“上海五重奏”很难用一个风格或者标签来描述。它可能混乱,也可能有次序;可能很吵,也可能很安静;可能混沌,也可能清新,它是一个由五个独立能量体组合的团体,相比通常意义的乐团,他们更像是具有探索和实验态度的乐团项目。

安尼沃尔•哈力汗

哈萨克独立音乐人。曾深入考察新疆各地的冬不拉和斯布孜额笛之音乐,后将这批曲目融入到他的音乐创作理念中。虽然他目前较多使用现代乐器表演创作,但一直紧贴哈萨克küy的哲学根基。同时,安尼沃尔的音乐植根于新疆,独特的曲目仅流传于阿勒泰、青河、富蕴等哈萨克地区,安静、细腻,象征着中国境内哈萨克民族的精神状态。他曾参与IZ乐队并先后组建“Alakhan”、Anuar与“7”乐队,巡演于英国、波兰及国内多城市;其个人还参与了关于哈萨克传统音乐的学术性项目,如“塔石”民间音乐档案中“新疆境内的斯布孜额笛”的文献编译,以及2014年在上海音乐学院举办的国际萨满研讨会的“萨仁:巴克斯唱诵”课题中的讲演等。

严俊

1975年出生于上海,音乐制作人,编曲人,混音师,模块合成器与电子音乐研究实践者。严俊虽然早已在流行音乐制作界成绩斐然,但除了编曲制作,他有一种很值得炫耀的私人音乐生活,就是研究模块合成器,在工作室沉醉在扭合成器的旋钮,制造各种声音的快感中。可以说除此之外,他别无所求。这次演出是一个新的尝试,国内目前尚没有全模块合成器的演出,他想先行一步,主题是《Futurancient》,表现的内容是远古文化和未来科技的联系。

李晓川四重奏

当今中国最富有才华、最受追捧的青年爵士小号演奏家、作曲家,中国爵士乐界的领军人物之一,也是爵士贝司大师Eddie Gomez的爱徒。中国十大管乐演奏家与十大青年小号演奏家中最年轻与唯一的一位爵士音乐家;首届华人爵士大奖最佳器乐与最佳录音专辑奖双料得主。

李晓川四重奏 李晓川-小号/作曲,白天-键盘,Danny Zanker-贝斯,徐之曈-鼓 


关于“1噸半”

“1噸半”实验专场系列演出作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简称PSA)自主举办的演出项目,是从当代艺术视角出发而创立的剧场表演艺术及音乐会品牌 ,坚持“听音乐,长力气”的艺术宣言,邀请表演者走进美术馆进行“声音”与“身体”的试验,邀请观众在当代艺术的空间内调动视觉、听觉和触觉,感受兼具感官性与互动性的艺术体验。 “1噸半”名称创意最早源于《艺术世界》杂志的一个实验音乐、声音艺术报道及介绍的专栏,现由PSA发展为在该馆内周期性举办的现场音乐会,以一日之内连续数场专场演出的形式,打造成属于PSA自己的音乐艺术节。 

“1噸半”不是一个重量单位

“1噸半”是PSA的实验音乐品牌,以“听音乐,长力气”为艺术宣言及口号,邀请各方表演者走入一个博物馆空间,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下不断地更新、加强音乐的电力。

“1噸半”最初是在《艺术世界》杂志中音乐专栏,2013年首次降临PSA,由纸质的呈现转变为真实的现场体验,至今为止已持续发声了五个季度,并即将于10月1日PSA四周年特别活动上呈现第六季。在那之前,我们不妨洗耳恭听一下《艺术世界》1噸半栏目主创人、实验音乐家照骏园为我们揭秘“1噸半”最初的故事,并回顾一下之前五季余音绕梁的“1噸半”演出。

▲ “1噸半”音乐专栏于2009年229期《艺术世界》首次亮相

“1噸半”这个名字是2009年为《艺术世界》新辟的音乐专栏而起。艺术类刊物涉及音乐在这之前也有,但是专辟一块作为有延续性的专栏在国内也属先例。

当时适逢国内实验音乐降温进入冷静思考的转折时期,改版后的《艺术世界》具有开拓精神地关注了实验音乐及声音艺术等的发展动态。同时,一些关于西方音乐家和背景的文章也为艺术家及爱好者提供了一个上下文的参照和聆听的入口。

不止一个人问过,“1噸半”是什么意思?那不是一个重量单位吗?音乐如何用称重?音乐无法称重。但是就像玛格丽特在一副画了烟斗的画上面写了“这不是一个烟斗”的道理一样,它是不是烟斗不仅在于你如何看待“烟斗”这个词的定义和“烟斗”的图像传达,还有你所认为的“它”是什么。一番绞尽脑汁之后,你还相信画上描绘的是“烟斗”吗?或者说它让你思考到底什么是“烟斗”呢?

“1噸半”这个名字,它既不是苦思冥想精心设计得出的,也不是如厕时突发奇想的灵光一现。“1噸半”这个名字的出现,就像它来得理所应当那样,因为没有一个名字比它更合适。这个合适不仅是指抽象语意上的传达,并且是指发声上的。

“1噸半”专栏从2009年到2013年,经历了四年。期间,专栏从纸面上转到网络上,其意图是希望网络的传播能够更直接一些。用文字描绘音乐是如此的困难,就像和建筑一起跳舞一样。它的停刊并不是对于现实的一种沮丧的败退,而是它需要思考和沉寂,它在期待一种新的可能。它在四年中倾尽了能量,它需要修整之后卷土重来。它需要更多的不同的能量的加入,让它变得有力量,更积极,更有煽动性。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为“1噸半”提供了新的形态和定义。它也许没有之前那么固执和偏激,但是它呈现了全新的活力。“1噸半”不是一个蜷缩在象牙塔中少数人把玩的精美器物,它应该扯破本已褴褛的衣衫去最为平实的地方开垦与播种。这点与当代美术馆作为公共教育机构的社会职责正相符合。“1噸半”所呈现的是一种具有开放性的关注和实践。如果现在还有人问什么是“1噸半”,我只能说,“1噸半”不是一个重量单位。

                                                                                                                                                                文:照骏园 《艺术世界》1噸半栏目主创人,实验音乐家                                   

第一季

第一季

2013年10月1日,在PSA开馆一周年之际,推出“电场12小时”特别活动。“1噸半”的发声方式也从纸质的呈现逐步转变为了一场真正的现场体验。小河、李剑鸿、IZ、戏班与陶身体剧场来到了PSA“1噸半”实验音乐专场,发出了第一波鸣响。

从此之后,“1噸半”成为PSA的一个实验音乐品牌,坚持“听音乐,长力气”的艺术宣言,邀请表演者走进美术馆进行“声音”与“身体”的试验,邀请观众在当代艺术的空间内调动视觉、听觉和触觉,感受兼具感官性与互动性的艺术体验。

第二季

2014年10月1日,“1噸半”第二季继续助阵PSA的两周年生日派对。自此,每年的周年特别活动“电场12小时”都少不了“1噸半”的音乐能量。小珂&子涵、李带菓+欢庆、五条人乐队和超级市场乐队将更多元的音乐形式增入“1噸半”,既有民谣、跨界音乐,又有观念肢体艺术。“1噸半”以更包容的态度向所有的音乐形式打开身体,为听者注入更多的音乐力量。

第三季

2015年5月17日,预热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PSA特别策划了“1噸半”第三季。以“怪力乱神”为主题,邀请了大忘杠乐队、戏班、FM3、阿音和卖卖,共同上演了一场精奇古怪、心醉神迷的音乐狂欢。

第四季

2015年10月1日,PSA三周年“电场12小时”特别活动中,“1噸半”第四季以超强力度的阵容规模再度袭来。康赫、蔡艺芸、马良、汪文伟、“鸭打鹅”GOOOOOSE的个人试验、风乐队、汪文伟+付华+Jhonny+於阗的合作即兴、Hélène Breschand以及MHP“上海异人唱馆”齐上阵,让“1噸半”打破了台上与台下那种界限分明的欣赏格局,他们走出了剧场,甚至来到了户外广场上进行演出,让观者不经意间邂逅音乐的动力漩涡。

第五季

1噸半第五季“语音回路逃逸案”于今年4月24日震撼降临“艺术电厂”。王长存、周朝、SIG、COBO+MOLI、林其蔚、毛晨雨《傩戏项目:空间打扫》以及SoundScape轮番上阵,摒弃过多的意义与诠释,让观者感受最纯粹的音乐碰撞,最本能的反映与刺激。

品牌 1噸半
主题 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