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 感官/情感媒体

感官/情感媒体 Media of Senses and Emotion

  • 活动时间:6月4日 14:00-16:00
  • 活动地点:PSA三楼小剧场
  • 对谈人:吴珏辉、胡为一
  • 主持人:姜俊

*本场讲座免费,无需预约,请提前15分钟入场。

活 动 详 情

本次讲座中,两位“身体·媒体II”的参展艺术家吴珏辉和胡为一将向观众们分享各自过往的艺术实践历程。他们将探讨“感官”作为感知的第一媒介,是否可以进行“再造”而被自由控制。而艺术家又是如何在新媒体艺术的创作之上寄托“情感”,使之成为其创作探索道路中的各种思考的载体。


关于对谈

吴珏辉

人类对自身从未满意过,或整容或换肾。抛开科技伦理不谈,相比功能性器官,我们或许更加期待娱乐性器官的出现。问题是,器官如何才能做到即插即用,即时更新?这些科技器官是否可以让我们获得前所未有的感官愉悦?

▲吴珏辉,《离线眼球》,2015年,香港

未来的人们或许不再需要肉身,至少器官可以被替换,或许USB器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于日渐感受到的生理器官局限,我们或许更乐于接受来自“新器官”的刺激——比如身处现在与过去两个时间流,体验由延时导致的时空错位感,以及由此带来的快感或不适。又或许,我们最终期盼的是让自己成为一个万能接口,即插即用。器官计划试图将流行科技作为外来基因,侵入与再造肉体感官。

▲吴珏辉,《USB器官》概念图,图片来源于艺术家

胡为一

从2012年策划“不毛之地”群展,2015年(UCCA)个展“两点之间没有直线”,再到今年刚完成的新作“低级景观6”。这短短5年的从艺生涯我似乎一直在路上,或者如大多数人对我的评价“从一种语法的模仿阶段,走向自我语法的塑造”。

▲“不毛之地”展览现场,2012年,上海

而我的切身感受却是:如同白球遇到了喝醉酒的台球手,在球桌上漫无目的地瞎撞。我就这样撞到了荷兰鹿特丹,再从上海滚到了北京然后一个反弹停留在了遥远的苏格兰高地。就这样被动地走一步算一步,进行着所谓职业艺术家的生活,或者说好听一点叫:游牧的艺术。

▲胡为一,《低级景观5》,2015年,影像、装置,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悦廊展览现场

如果说生活的本质就该是这样,没有任何的结论。那我似乎只能去等待、去拾取、去远行、或去游牧。像一个个打开的行李箱等待着生活喂给你的勾当,而你却没有选择的权力。或说本来就不应该去选择,成为艺术家不能靠意志,应该取一种开放的姿态,将自己像野马那样放到现实的废墟上、垃圾的丛林中,使自己野生,使一些景观泔脚汇合到一起,被我们相信、喜欢和爱好,拔高为新的日常公共物。

▲胡为一,《植物简历》,2016年格兰菲迪酒厂驻村计划,影像、装置,上海东画廊展览现场


关于对谈者

吴珏辉

媒体艺术家,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具体媒介工作室,TASML | Carroll Fletcher 艺术家 EYEBEAM 驻留奖获得者,清华大学神经工程实验室驻留艺术家。吴珏辉,生于1980年,作为新媒体艺术的青年艺术家,其创作轨迹呈现出跨界融合的多元面貌,触及互动艺术、生物艺术、媒体剧场等。

胡为一

一位现工作和生活于上海的年轻新媒体艺术家,在201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后,2016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系获硕士学位。他近期的展览包括2014年于上海M50 Art Space举办个展”Flirt”,同年参加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开馆展“多重宇宙”,2015年参加第二届CAFAM未来展和同年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悦廊举办个展“两点之间没有直线”。

关于对谈主持人

艺术家,艺术评论家,毕业于明斯特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Münster),Prof. Aernout Mik的大师生。现为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PACC)理论工作室研究员,研究方向:当代艺术中的公共在地性。当代艺术调查局发起人。生活工作于杭州、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