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食周末 | 渡边博史讲座:摄影人生

主讲人 渡边博史
主办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他曾是制作公司的合伙人,拍摄了大量电视广告,但对摄影的热情让他放弃了所拥有的一切。他环游世界,拍摄了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内容。他对“脸部”有着独特的情结,他最初在圣拉萨罗的精神病院中拍摄了精神病患者的脸部与形象,他着迷于这些充满了情感与表情的面孔。随后,他拓宽了对脸部的定义,涉猎非人类的面孔,包括猴子、木偶,以及日本传统艺术能剧中的“能面”。

这位对“面孔”以及摄影有着独特热情的艺术摄影师渡边博史将于本周日来到艺术电厂,并为中国的观众带来一场讲述他摄影经历的讲座——“摄影人生”。

 

 

讲座时间:7月17日(周日) 16:00-18:00

语言:英语(中文翻译)

*本场讲座免费,无需预约,请提前15分钟入场。


讲座讲者:渡边博史

渡边博史是一位艺术摄影师,现居住于美国洛杉矶。1951年出生于日本札幌,1975年毕业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院摄影系。毕业后移居美国洛杉矶,为日本电视台的广告担任联络工作。

之后,渡边成为一家制作公司的合伙人,拍摄了许多电视广告。并1993年获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但是才过两年,他就重燃对摄影艺术的激情。他周游世界,拍摄感兴趣的事物。2000年,他成为了全职摄影师。

我喜欢游览一些可以启发兴趣与激发灵感的场所,我对人们的一切行为充满了好奇心。所以出于个人兴趣,我试图用相机捕捉人们、历史文化以及文化场所等。每到一个新的场所,我都喜欢让自己沉浸于场所之中,获取信息与感想,而不是追寻循规蹈矩的概念。我努力在摄影作品中体现出自己的思考与探索,同时我也对未知的事物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

在创作中,我通常会预先设想拍摄的画面。但当我真正通过取景器拍摄时,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我只是追随直觉拍摄吸引我的一切事物。所以,我所拍摄的与我所设想的通常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有时我会拍摄那些“纯粹的美”,但通常是出于对所拍摄客体的真正兴趣,以及偶发灵感而进行创作的。我在摄影过程中所获得的纯粹享受激发了我的创作。我希望成为一位捕捉周遭生活的“忠实视觉记录者”。虽然这个世界处于不断的变化之流,但至少对我而言,周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值得被保存的。——渡边博史


渡边与“脸部(FACES)系列”作品

▲渡边博史过往所拍摄的能剧面具,“面部系列4: 内藤家的能面”(2006),照片来源于艺术家官网

能(Noh)是日本的传统戏剧,是一种囊括戏剧、舞蹈、音乐和诗歌的舞台美学表演。在能剧中,“能面(のうめん、面おもて)”是非常重要的元素。表演中,通常只有主角才戴能面。能面由桧木雕刻而成,其种类繁多,主要有翁面、鬼神面、女面、男面、灵面等几大类型。对于能剧的表演者而言,能面具备了浓重的仪式性以及强烈的神圣性。“一个能面就是独一无二的的灵魂,是绝不能被他人所侵犯的。”

自2003年起,渡边博史开始创作脸部(FACES)系列,他聚焦于那些具备性格、特点和情感的各种人的面孔,他也喜爱面部表情的细节。在创作过程中,他不断地扩展了关于“脸”的主题,将其延伸到非人类的脸部,比如浓妆者、动物以及面具。

▲“面部系列1: 圣拉萨罗精神病院”(2003),照片来源于艺术家官网

▲“面部系列2: 歌舞伎者”(2004),照片来源于艺术家官网

我拍摄的“内藤家的能面”大约制作于16世纪,它们现保存于日本九州延冈市的内藤纪念馆(The Naito Memorial Hall),那里曾经是内藤家封地延冈城城堡的旧址。这些面具因为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如今没有任何人可以戴上它们在舞台演出。

通常拍摄能面时,摄影师会把它们安置在一个平面上,比如悬挂在墙上,便把它们当做物质对象,这样的创作结果相当二维。而我在创作“面孔”系列的不同主题时,就很明确要把每一种拍摄对象都当做具有人格、个性和情绪的人类面孔来处理。我也着迷于这些拍摄对象的面部表情所散发的微妙意趣。我也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将对“面孔”的表现拓展到非人类的面孔上去,比如浓妆重抹的面孔、面具,甚至动物的面孔,我将它们都当作人的面孔来对待。我在拍摄能面时,想象它们是活着的人的脸。我把它们戴在一个头上蒙着黑布的人体模型上,因此这些拍摄下的面孔是三维的——渡边博史

▲渡边博史过往所拍摄的能剧面具,“面部系列1: 内藤家的能面”(2006),照片来源于艺术家官网

▲渡边博史过往所拍摄的能剧面具,“面部系列5: 内藤家的能面”(2006),照片来源于艺术家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