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食周末:老顽童Jan Bucquoy的《薯条宇宙》和《态度艺术》

艺术家 Jan Bucquoy
主办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Jan Bucquoy? Who?

比利时艺术家Jan Bucquoy是一位无政府主义者,电影导演,卡通编剧、连环画家、表演者。他一生不羁放纵爱捣乱,宣称自己的创作与伟大的先锋艺术(情境主义、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一脉相承,是它们启发了他。他动摇了艺术门类之间僵硬的划分。就像先锋艺术的前辈们,他播种混乱,质疑艺术与政治、艺术与生活之间的关系。

Jan Bucquoy说

违背

违背有三种形式:性、疯狂、政治。如果你有本事将这三者结合,你就可以对它们的边界进行攻击。

审美

审美之于艺术,就像性病之于爱情。我更喜欢电击疗法,一记打中你下巴的重拳,好像在说:醒来!你在睡觉!对我来说,讯息总是先于软绵绵的按摩到来。

前景

我确信我的艺术创作成功了。比利时已经不需要我了。我要给年轻人让位。世界上其他地方在等待,在别处有工作需要做,百废待兴。与其在一切都很困难的时候放弃,不如在黎明之前发起进攻——即使对于我这么一个不习惯早起的人也是如此。这就是艺术家的位置。                                                                                                                                                                     ——摘自Jan Bucquoy《被描述》一书


“零食周末”活动 | 行为表演《薯条宇宙》
  • 时间:7月15日(周五)18:00-20:00  
  •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2F

比利时是我的创作概念,炸薯条是非常比利时的东西。

《油画》这个名字让人想到传统绘画:马奈、莫奈、马蒂斯、严培明…而我要通过我的作品《油画》来重新申明,我眼中的绘画是怎样的。这是我将绘画化为乌有的一种方式。你可以通过命名来绑架。

不管是薯条也好,三角裤(Jan曾经的作品《内裤博物馆》给各国政要的头像涂口红,套上三角裤)也好,都是从客观走向主观,炫耀着自己所认为的重点,这不是艺术本身,而仅仅是某个人眼中的艺术。

当然还有另一种画:无意之间画的画,真正的便宜货,并且无意粉饰自己。你划去原艺术家的名字,署上自己的,把这画挂在另一个地方。这么做能立刻改变观者的态度,他们会发现物的虚无,自己的虚无。这组作品干脆就叫“虚无的虚无,凡事皆虚无”。                                                                                                                                                                                                                                          ——Jan Bucquoy


Jan Bucquoy布展现场

讲座《态度艺术》
  • 时间:7月17日(周日)13:30-15:30  
  •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3F 剧场   *本活动无需预约,欢迎随时空降。

“态度艺术”由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开创,由马塞尔·布达埃尔(Marcel Broodthaers)实践,并在比利时的法语区逐步发展开来。态度艺术需要艺术家的身体也参与艺术创作过程,这种参与比作品本身的美学价值更重要。

从20世界60年代末开始,Jan Bucquoy一直从事的艺术创作方式具有一个核心特点,即对多种媒介的运用。他相继做过演员、戏剧导演、造型艺术家(拼贴、油画及装置作者)、喜剧连环画作家和电影导演。他的职业生涯绝不是直线型,而是像列宁对辩证法的形容一样,是一个螺旋形,有无数反复,但每一个反复都由新元素和新混合物重新组合而成的。讲座中,Jan Bucquoy将阐述自己对“态度艺术”这一理念的理解和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