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

时值法国思想家让·鲍德里亚(1929-2007)诞辰90周年之际,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将于2019年8月24日至9月28日举办“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展览。展览由费大为策划,鲍德里亚太太玛琳·鲍德里亚担任联合策展人,将展出50幅鲍德里亚不同时期的代表性摄影作品。摄影之外,展览还将纳入鲍德里亚的影像、照片集及语录,在艺术与哲学的漫谈中,引诱观者在新的视觉景观与图像经验中,重思这位思想家对摄影的独特贡献,深入其广袤的理论世界。

鲍德里亚被称作“后现代主义的大祭司”,他的拟像、符号消费和象征交换理论已成为后现代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思想坐标系。鲍德里亚认为在消费主义的社会中,符号化的商品和“超真实”的符号逻辑击碎了主体、真理与意义。他将自己戏谑为“理论恐怖分子”,试图以退出游戏的姿态去参与游戏,以理论的暴力、爆发力去反抗符号的暴力。

鲍德里亚在摄影方面的理论和实践也是独树一帜的。与其从事理论的作风相似,他对待摄影始终保持一种“外行”的眼光。就像他坚称自己不是哲学家一样,他也坚称自己不是摄影家。上世纪80年代初期,鲍德里亚基于一次偶然的契机获得了一台照相机,随后开展了他在摄影方面的思考与实践。他主要在学术交流或个人旅行的途中进行拍摄,同时也会聚焦于日常场所的生活片段。相较于人物肖像,他专注于拍摄“景”与“物”,意在剔除与抵抗意义与语境,让客体呈现出自己想要表达的面貌。

正如摄影批评家顾铮所言,鲍德里亚对摄影最为独特的理论贡献是“他完全抛开了从来的从作为主体的摄影者的立场出发对摄影的解释,从被拍摄对象的立场出发来认识摄影的本质”。1998年,鲍德里亚在一篇与展览标题同名的文章(法语原题意为“因为幻象并不对立于现实……”)中指出:“一切都在消失的技法之中。只有以消失的模式生成的物体才是世界的他者。”如果“他者”存在的唯一方式是基于主体自身的消失,那么拍摄照片是将埋藏在现实之下的“他者性”挖掘出来,让世界作为奇怪的吸引者出现,并且将其奇妙的吸引力在影像中固定。所以,对于鲍德里亚而言,摄影是一种丧失自己身份的行为。他曾言:“我发现在拍摄的时候,对象与我(主体)实际上是处于一种双向的、互相诱惑的关系中。在这个时候,主体和客体都不存在了主客体成为一体,我是被这种整体性所吸引而对摄影产生兴趣的。

本场展览中的摄影作品曾先后于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广东时代美术馆以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呈现,此次则为上海地区首展。全新升级的展览将通过图像与理论的交汇,带领观者体悟鲍德里亚视角下的现实与幻景。


参观信息
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
Car l'illusion ne s'oppose pas à la réalité...   
Photography of Jean Baudrillard
策展人:费大为
联合策展人:玛琳·鲍德里亚(Marine Baudrillard)
展期:2019年8月24日至9月28日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三楼6号展厅
主办: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票价:免费
 

关于策展人:
 

费大为  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策展人。1954年生于上海,是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1971年至1981年在上海的工厂当工人,1981年入学中央美术学院,1985年留校任教。八十年代开始作为评论家和策展人投入中国当代艺术,1986年至1987年在法国讲学,介绍85前卫艺术。1987年至1989年参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大地魔术师”展览的策划筹备工作,推介黄永砯、顾德新、杨诘苍参加展览。1990年在法国独立策划了“为了昨天的中国明天”展览,推出了黄永砯、蔡国强、陈箴、杨诘苍、谷文达、严培明六位艺术家。1991年策划了日本的“非常口”展览。在这个展览上,“新刻度小组”首次受到国际性的关注。九十年代,费大为和这些艺术家在多次展览中有密切的合作。2002年,费大为任尤伦斯艺术基金会主任,至2008年为止,建立了具有将近2000件作品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2005年至2007年在北京创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07年策划了《’85新潮》作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开幕展。2008年卸任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和尤伦斯基金会主任,重新成为独立策展人。2016年起担任PSA学术委员会轮值主席,2018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策划人之一。

 
联合策展人:
 

玛琳·鲍德里亚是一位电视与杂志记者、艺术总监,以及潜水教练。1970年,玛琳前往巴黎南泰尔大学,并在那里和让·鲍德里亚相遇。那时,她25岁,刚结束一场海上的世界环游旅行。1994年,玛琳与鲍德里亚结婚。目前,玛琳管理着“鲍德里亚之友的冷记忆”协会(http://coolmemories.fr)。


关于PSA: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成立于2012年10月1日,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公立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上海双年展主场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建筑由原南市发电厂改造而来,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曾是“城市未来馆”。它见证了上海从工业到信息时代的城市变迁,其粗砺不羁的工业建筑风格给艺术工作者提供了丰富的想像和创作可能。作为新城市文化的“生产车间”,不断自我更新,不断让自身处于进行时是这所博物馆的生命之源。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努力为公众提供一个开放的当代文化艺术展示与互动平台;消除艺术与生活的藩篱;促进不同文化艺术门类之间的合作和知识生产。


展览作品

让·鲍德里亚,《巴黎》,1985年,摄影,103×150×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让·鲍德里亚,《圣克莱芒》,1987年,摄影,103×150×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让·鲍德里亚,《圣伯夫》,1987年,摄影,150×103×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让·鲍德里亚,《阿姆斯特丹》,1989年,摄影,103×150×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让·鲍德里亚,《纽约》,1992年,摄影,103×150×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让·鲍德里亚,《纽约》,1997年,摄影,103×150×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让·鲍德里亚,《圣伯夫》,1990年,摄影,103×150×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让·鲍德里亚,《卢森堡》,2003年,摄影,103×150×4 cm。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展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