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展 第12届上海双年展:禹步

第12届上海双年展:禹步

展期: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3月10日

主场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1、2、3楼、烟囱

城市项目地点: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上海油罐艺术中心、补时、上生·新所、思南公馆、米盖尔·德·塞万提斯图书馆

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Cuauhtémoc Medina)

分策展人:玛丽亚·贝伦·赛斯·德伊瓦拉(María Belén Sáez de Ibarra)、神谷幸江(Yukie Kamiya)、王慰慰(Wang Weiwei)

展陈设计师:弗里达·埃斯科维多(Frida Escobedo)

主视觉设计:Thonik

参展艺术家:

阿尔弗雷多·哈尔、阿莉西亚·米哈依·加西奎、阿林‧朗姜、阿玛莉亚·皮卡、安德烈·弗雷泽、巴勃罗·巴尔加斯·卢戈、博路斯帕·哈尔帕、C&G(张嘉莉及郑怡敏/阿金)、Chto Delat、池田亮司、恩里克·耶泽克、法证建筑、费尔南多·桑切斯·卡斯蒂略、弗朗西斯·埃利斯、黄静远、霍塔·伊斯基耶多、基里·达莱娜、吉尔·马吉德、杰夫代特·埃莱克、啾小组、雎安奇、卡德尔·阿提亚、康瑞璟、克莱尔·方丹、克莱门西亚·埃切韦里、克劳迪娅·马丁内斯·加拉伊、克里斯蒂娜·卢卡斯、克里斯托夫·德雷格尔&海德龙·霍茨法因德、拉斐尔·洛扎诺-亨默、莱安德罗·卡茨、雷内尔·莱瓦·诺沃、李继忠、陆扬、马卡雷娜·路易斯-塔格莱、迈克尔·拉克威茨、米盖尔·安赫尔·罗哈斯、米田知子、纳里尼·马拉尼、千叶正也、丘、阮陈乌达、赛斯·普莱斯、森村泰昌、唐纳天、文森特·梅森、乌苏拉·比尔曼&保罗·塔瓦雷斯、吴其育、西蒙·斯塔林、小泉明郎、谢洛阿纳维·阿基伊维、徐喆、许家维、许哲瑜、亚历山大·阿波斯托尔、杨福东、杨嘉辉、姚瑞中、伊利亚·诺埃、伊沙伊·胡希德曼、易连、袁远、张小船、张徐展、照屋勇贤、珍妮弗·阿略拉&吉列尔莫·卡萨迪利亚、郑恩瑛、朱玺

 

关于主策展人

夸特莫克·梅迪纳,1965年12月5日生于墨西哥。评论家和历史学家。拥有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UNAM, Universidad Nacional Autónoma de México)历史学学士学位,以及英国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艺术史及艺术理论博士学位。1993年起任教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并担任其艺术研究所全职研究员。2002年至2008年间担任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Modern London)首位拉丁美洲当代艺术收藏联合策展人。他的艺术观点广泛地著述于各类杂志、期刊与出版物。1999年至2013年间负责墨西哥城《改革报》艺评专栏;2017年出版名为《双向滥用》(Mutual Abuse)的专著,回顾了其有关墨西哥的主要艺术研究。

 

关于上海双年展

上海双年展始创于1996年,是中国历史最悠久、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也是亚洲最重要的双年展之一。自2012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成为上海双年展的主办方。从第1届以“开放的空间”为主题,经过第2届“融合与拓展”、第3届“海上·上海——一种特殊的现代性”、第4届“都市营造”、第5届的“影像生存”,第6届“超设计”、第7届“快城快客”、第8届“巡回排演”、第9届“重新发电”、第10届“社会工厂”,直至第11届“何不再问”,上海双年展始终以上海城市为母体,聚合最优秀、最新锐的国际策展人和艺术家资源,探讨都市文化、当代艺术和社会公众的互动关系,成为每两年一次集结于上海的大型国际当代艺术展示与交流平台。

 

关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成立于2012年10月1日,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公立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上海双年展主场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建筑由原南市发电厂改造而来,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曾是“城市未来馆”。它见证了上海从工业到信息时代的城市变迁,其粗砺不羁的工业建筑风格给艺术工作者提供了丰富的想像和创作可能。作为新城市文化的“生产车间”,不断自我更新,不断让自身处于进行时是这所博物馆的生命之源。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努力为公众提供一个开放的当代文化艺术展示与学习平台;消除艺术与生活的藩篱;促进不同文化艺术门类之间的合作和知识生产。


展 览 详 情

禹步

“禹步”, 源于中国古代神话的神秘步伐。主策展人梅迪纳认为,这个充满动能的步态喻示了纷繁复杂时代中艺术作品的价值和给予人们的启示。他谈道:“我们选用了‘禹步’,这一相传为夏禹所创的神秘步法作为本届双年展的中文标题。这个概念也暗示着,尽管艺术作品传达了种种焦虑,但它们同样充盈着生生不息的创意、渴望与观念,展现了当代艺术与文化对抗当下时代复杂性的方式,勾勒出我们将感性转换为全新生活的愿景与努力。”

展览的英文标题“Proregress”是美国诗人E.E.卡明斯于1931年在诗歌实验中创造的词语(《W [Viva]》第二十一节) 。通过解构与粘合“前进”(Progress)和“后退”(Regress)两词,卡明斯戏谑地批判了恪守进步主义的西方启蒙叙事,并暗喻了21世纪初世界发展转型与停滞所裹挟的矛盾与焦虑。本届双年展策展团队敏锐地洞察到逾阈性词语对于把握当今加速发展的世界与艺术家的创作实践之间关系的有效性。

策展团队认为,“第12届上海双年展所呈现的项目与作品,正视了世界各地艺术家的躬身力行,他们试图借助感性的知识生产和对文化角色的疑问,对当下及过去展开批判性研究。”本届上海双年展共有26个国家的67位/组艺术家参展,其中中国艺术家20位/组,亚洲艺术家31位/组。本届双年展亦是上海双年展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展出拉丁美洲当代艺术家的力作。

 

0+4结构

主策展人将那些密切扣合主题的艺术作品设置为“0”结构。比如,西班牙艺术家费尔南多·桑切斯·卡斯蒂略为本次展览创作的互动式装置作品《摆荡》。摇摆不定的秋千象征着当代无处不在的矛盾与人们无处安放的情感。法国艺术家小组克莱尔·方丹将一个无缺口的“苹果”灯箱悬挂于在一楼前台,借助视觉图像讽刺了全球化资本主义所带来的消费文化及道德矛盾。阿根廷艺术家恩里克·耶泽克的作品标题《围地》取自《孙子兵法》,近四千个废纸板组成“前进一步,后退两步;前进两步,后退一步”的文字矩阵。西班牙的克里斯蒂娜·卢卡斯的《顺时针》是由360个时钟组成的沉浸式机械装置空间,时钟雨滴般的韵律巧妙地揭示了工业主义将时间从自然中剥离和对其进行的人为塑造。“0”结构将游走、渗透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1至2楼的展览空间内。

与“0”结构相互交织的是4个分主题篇章。第一篇章探讨“自然与社会”,由玛丽亚·贝伦·赛斯·德伊瓦拉策划。“人类纪”所面临的生态急迫性折射出人类社会进步的矛盾性,而艺术家始终居于思考自然与社会之间深层关系的前线。墨西哥艺术家巴勃罗·巴尔加斯·卢戈将带来其《日食》系列作品的上海版本。上海大同中学与市八中学的125学生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标志性建筑体——烟囱内,以彩色纸板与管弦乐的方式演绎未来千年间上海的日食现象。卢戈试图唤醒人们对环境及事物的认知过程,超越人类与自然之间的边界,在自然与时间的展望中穿梭往返。

神谷幸江策划的第二篇章探讨当下“战争”的新形式,以及艺术家如何在一种“例外状态”中积极探索日常生活,为人类未来提出更好的议案。来自英国的“法证建筑”由艺术家、建筑师、程序员、科学家组成,与其被称作艺术小组,他们更愿意自称为“独立研究机构”。此次,他们以建筑模型、数码制图等方式,针对2014年一起墨西哥社会事件展开跨学科的再次研究,试图通过可视化技术让隐藏的真相显现。

在王慰慰策划的第三篇章中,韩国艺术家郑恩瑛的8屏影像作品《八景》,将韩国传统歌曲《沈清歌》的传统孝女形象放置入当代语境,激活目前诸多女性议题的讨论。艺术家亦对人们珍视的古老文化传统被社会需求所发明、塑造、传承的过程进行了反思。

夸特莫克·梅迪纳策划的第四篇章围绕着“野蛮与文明”展开,呈现了今天的艺术家如何挑战文化和艺术的自治神话,以及我们对发展与进步的不同理解方式。中国艺术家杨福东将在此篇章中延续拓展其美术馆电影计划,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庞大的阶梯空间将被转化成一个带有象征喻意的情境装置。作品以《是的,必经之路》为名,意含着对历史进程、社会演化,以及个人生活、时空观念的思考。

 

展陈设计:“走廊”与“后台”

墨西哥建筑师弗里达·埃斯科维多(Frida Escobedo)担任本次展陈的整体设计理念与规划。埃斯科维多以“走廊”与“后台”的理念,赋予了不同艺术作品独特的空间叙事,为分布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1-3层的展览构建了视觉联系,亦丰富了观众在不同空间中游走、停留、遐想的观展节奏。

 

城市项目

作为上海的城市名片与文化品牌,上海双年展始终致力于让当代艺术文化与蓬勃发展的上海城市发生积极的对话。上海双年展“城市项目”始于2012年,是上海双年展的有机组成部分。第12届上海双年展将携手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上海油罐艺术中心、补时、上生·新所、思南公馆、米盖尔·德·塞万提斯图书馆、澎湃·市政厅等合作伙伴,在城市各处设立展览馆、影院、实验室、发声场,出动历史考古队与地方行动者,为公众提供别样的观察生活视角,再次挖掘上海的人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