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的灵魂: 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

2019年4月,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将推出特展“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通过百余件文献、绘画和装置作品,观众将感受三位来自不同时代不同文化的艺术家对实验、创新和发现的不懈追求;感受他们如何以个人之力或群体之力发明崭新的艺术语言、媒介和形式,挑战约定俗成和流行。本次展览亦是在中国境内第一次大规模展出伊夫·克莱因和李禹焕的作品。

34岁英年早逝的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是法国上世纪50至60年代前卫艺术的代表人物;李禹焕(Lee Ufan)是上世纪60年代日本“物派”运动的理论支持者,也是上世纪70年代韩国“单色画”运动的代表人物。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以“十字”作画的丁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标志性的“+”诞生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萌芽期, 犹如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当代考古坐标。

三位艺术家跨时空的相遇,让我们得以批判性地审视发生于上世纪中叶亚欧两地并仍在进行的实验艺术运动。在亚欧两大洲之间,他们平行或间歇开展的美学实践,皆可被视为一种“变化”的新精神,为东方与西方前卫艺术的比较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视野,也赋予了当前艺术与社会、与公众新的解读关系。因此,“挑战的灵魂”不仅是一次对艺术史的回溯,更是一项超越展览的特别计划。

“挑战的灵魂”对当代艺术提出几个基本问题。首先,什么是激励着艺术家的真正的前卫精神,为什么艺术家能够通过实验和反叛,对如何走在时代之先并取得个人自足的问题提供具有启发性的意义和解答?再者,艺术仅仅是自我表达的审美工具,还是建立社会意识的媒介?本次展览为艺术史和艺术评论提供了不同社会情境与文化脉络下前卫艺术比较的基础。前卫精神不仅是流变,也是时代平台,在其上我们提出陌生而全新的社会价值和准则,并不断延展体验。

撼动艺术圈的为何往往是市场和艺术权力,而非关于艺术本质问题的探索?当“前卫”一词已然成为市场和品牌标签之时,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三位艺术家的严肃研究和实践或许对艺术正面临的扭曲的外部环境具有启示意义。

 


参观信息
主办机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展览合作伙伴:伊夫·克莱因文献库、里森画廊、佩斯画廊
策展人:龚彦、李龙雨
助理策展:黄宓、王黎音
展陈设计:COLLECTIVE
平面设计:马仕睿
展期:2019年4月28日—7月28日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1-2楼
票价:60元

 

关于艺术家

 

伊夫·克莱因

1928 年生于法国尼斯,是20世纪中期欧洲前卫艺术的传奇人物,对战后极简、观念和表演艺术均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正式转向艺术创作之前,克莱因的兴趣主要集中在对精神性的探索和对柔道的研习。他从1950年代开始创作的新型“单色画”,宣示了与欧洲绘画的色彩传统和价值光环的决然断裂。克莱因或将颜料本身作为绘画的主要元素,或以人体充当“活画笔”,让画布加入表演。他的“单色画”主要使用了三种颜色—— 蓝色、粉红色和金色,而最为人熟知的,则是他以自己的姓氏注册的国际克莱因蓝(IKB)。这种完美的蓝色成为了一种国际品牌,开启了新的想象世界:色彩被追认为艺术本身,而非仅仅是一种材料。1950年代中期,当阿伦·卡普罗在美国实验“偶发艺术”时,克莱因则在绘画领域中将行动与艺术相结合,将行为表演发展为一种新的艺术类型。

克莱因所锻造的种种艺术形式在20世纪50年代大放异彩,但他的生命却在1962年早早走到了尽头。在短暂的人生中,他重构了物质与非物质的美学叙述、西方物质文明与东方禅宗精神的关系,其大胆的创作启发着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

李禹焕

1936年生于韩国,1956年移居日本,现生活工作于东京和巴黎。李禹焕所建立的艺术世界面向多样,其艺术实践与理论思想既非欧洲中心主义,也并非完全去西方化、去现代主义。

李禹焕曾在东京日本大学学习哲学。作为1960年代后期日本“物派”的创始人之一,李禹焕为此运动贡献了理论基础。他对西方艺术中的“再现”概念进行了辩证思考,更多地去关注物质材料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对物质材料的感知,而非创作上的表达或介入。就“物派”诞生的背景而言,它构成了一种对同期西方当代艺术(如贫穷艺术)的批判性替代。

李禹焕还是1960至1980年代韩国“单色画”的代表人物。他一年创作的绘画不超过25件,虽然数量有限,但都蕴含着对绘画工作的自觉意识。其创作摒弃了西方绘画中所谓的将画布填满的传统,相反,他将被填满的空间腾出,或通过擦除、勾描和点画线条的动作来拓展绘画的意涵,任由东方感性将画布置换为表演空间;或借助构图,让“对话空间”本身成为“对话”或“联结”发生的媒介。李禹焕以雕塑和装置为形式的“关系项”系列进一步佐证了这些思考。他的雕塑并非由极简主义者使用的预制品构成,而是试图在石与铁之间逗引出自然的相遇与两者的和谐。石是天然材料,铁是关联着文明与城市的“制造物”,与其说两者缔结起诗意的联盟,毋宁说两者的相遇制造了一个极点。

丁乙

1962年生于上海,是中国当代抽象绘画的先驱。他的画布上充满了一个个独立的“十”字,其灵感来源于套色印刷中的校准标记;他在实践中拒绝叙事和再现,“十”字的极简外观更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艺术家直觉创作背后的充分努力与自觉意识。从对精准笔触的追求到对手绘痕迹的偏爱,从对不同绘画媒介的尝试到近年来将木刻融入绘画的探索,微小的“十”字勾连出共振的结构序列。

丁乙在20世纪80年代初接受了艺术启蒙教育,并先后在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和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主修装潢设计与国画。跟随中国社会于1970年代末开启的复杂转型,中国前卫艺术诞生于一场反观既存传统、省思驳杂的社会政治问题的艺术运动,并超越了一度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在过去三十余年中,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受到市场经济、商业化、全球化和新媒体的规约,而与此同时,丁乙的创作则在去意识形态、去传统和去西方化象征中,完成了彻底的“去政治化”,却又在某种意义上构成了深度的“政治化”。

丁乙的创作与城市精神保持着深切的互动,可被视为对几十年间上海承载的都市感性的高度淬炼:其绘画采用的格子构图唤起了人们对于都市规划形态的联想,尤其是从1998年开始创作的“荧光”系列,又为这种森然的景观赋予了迷幻绚烂的光影;他创作的公共雕塑和建筑作品,则可视为对都市实体的延伸以及与都市空间的直接互动。


关于伊夫·克莱因文献库

1962年,伊夫·克莱因于34岁英年早逝。他为后世留下了大量作品,以及包括文件、写作、照片、影像、录音、书籍、笔记在内的文献资料。这些文献被Rotraut Klein Moquay存档并保存至今。伊夫·克莱因文献库的使命在于重新梳理克莱因的作品,使大众可以更好地理解伊夫·克莱因的艺术。同时,通过组织与参与多种文化项目,伊夫·克莱因文献库为克莱因科学与艺术研究提供资源。

关于PSA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成立于2012年10月1日,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公立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上海双年展主场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建筑由原南市发电厂改造而来,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曾是“城市未来馆”。它见证了上海从工业到信息时代的城市变迁,其粗砺不羁的工业建筑风格给艺术工作者提供了丰富的想像和创作可能。

作为新城市文化的“生产车间”,不断自我更新,不断让自身处于进行时是这所博物馆的生命之源。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努力为公众提供一个开放的当代文化艺术展示与学习平台;消除艺术与生活的藩篱;促进不同文化艺术门类之间的合作和知识生产。


 
展览预告片
展览作品

“伊夫·克莱因和《蓝色星球》(星球雕塑7号),巴黎第一孔帕涅街14号,1961年”,照片,30 x 24.4 cm

伊夫·克莱因,《无题单色蓝》(国际克莱因蓝67号),1959,色粉和人造树脂、纱布背裱面板,92 x 73 cm

伊夫·克莱因,《无题人体测量学》 (人体测量106号),1960,布面色粉和人造树脂,200 × 500 cm

《跃入虚空》,1960,照片,29 x 22.5 cm

李禹焕,《从线开始》,1975,布面胶和矿物颜料,130 × 163 cm

李禹焕,《对话》,2018,布面丙烯,227 × 182 cm

李禹焕,《对话》,2019,布面丙烯,218 × 291 cm

李禹焕于2011年在古根海姆创作《关系项》

丁乙,《草图13件》,1987-1989, 纸上丙烯、铅笔, 94x144cm

丁乙,《十示1992-B21》,1992, 纸上丙烯,36x48cm

丁乙,《十示2018-8》,2018, 椴木板上综合媒介,366x488cm

丁乙,《十示2018-2》,2018, 椴木板上综合媒介,366x732cm

展览现场